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工兵教导大队 >

刘兴元中将:把淮海子弟兵带到山东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工兵教导大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刘兴元,原名刘维芳。山东省莒南县朱芦乡刘家东山村人。1931年加入中国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全民族抗战时期,任八路军卫生部政治处副主任、主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工兵营政治委员,第一一五师教导大队政治委员,第一一五师政治部部副部长,教导第五旅政治部主任,新四军独立旅政治部主任、代理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0年8月14日在北京逝世。

  1940年12月,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教导第五旅共两个团,奉命由山东南下苏北,支援新四军作战。当月下旬,教导第五旅在旅长梁兴初率领下由鲁南郯、码地区出发南下。这时,刘兴元任教五旅政治部主任,并代理旅政委(政委罗华生未到职)。在跨越陇海路日军封锁线前,刘兴元针对可能遇到的情况,对部队进行动员,说:“我们代表一一五师,代表八路军去支援新四军的,肩负着光荣的任务,一定要坚决通过陇海路,到达苏北地区和新四军会合!”听了刘兴元的讲话,指战员们斗志昂扬,在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顺利通过了陇海路,到达苏北沭阳钱家集地区,迎来了1941年新年。不久皖南事变后,教五旅奉命改编为新四军独立旅,作为新四军的总预备队,随时准备机动作战,并担负巩固和发展淮北根据地的重任。

  独立旅自从1940年底到达苏北后,半年多时间反击顽军进攻,粉碎日伪军多次“扫荡”,部队伤亡较大,加之两个团指战员多是山东人,对苏北水网地带的气候不适应;当时生活也较困难,各营每天都要派出一两个排出去筹粮,有时筹不到粮,指战员们只能喝稀粥。偏巧这年春夏之交,部队中又流行回归热,传染很快,有的营连干部也难以避免,部队医药又缺乏,已病死数人,引起严重非战斗减员,不少战士还逃回到了山东老家去。面对种种困难,作为政治部主任的刘兴元,代理政委职务,主动配合梁兴初旅长,把全旅政治思想工作责任担负起来。

  1941年8月,刘兴元在沭阳钱家集召开全旅政治工作会议。他认真听了各团、营的详细汇报,经过研究讨论,弄清了部队的思想情况和存在问题。最后,他根据部队存在的这些现象,概括出两个主要问题:一个是艰苦问题,再一个是生死问题。解决这两个问题,要从三个方面入手。首先,要加强思想教育,教育部队看到前途,看到光明,提高胜利信心。其次,要发挥各级领导干部和积极分子作用,真正了解掌握战士思想脉搏,各级领导骨干和党员要进行具体分工,同有思想问题的战士结成一帮一的对子,多做个别谈话,有针对性地解决思想问题。第三,表扬先进,树立标兵,评选模范党员,对后进战士不能用训斥、处分、跟踪、堵追等消极方法,要用先进帮助和带动后进。

  在加强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的同时,刘兴元尊重地方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府,重视统战工作,主动搞好军地军民关系。通过思想政治工作和密切军民关系,逐步解决了部队遇到的种种困难。以山东子弟兵为主体的独立旅,在宿迁境内稳定下来,圆满完成了巩固发展淮海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任务。

  来到淮海地区不久,独立旅政治部驻到了沭阳县陈圩子一个大地主家。这时,保卫科的柴启琨带人对地主家进行了搜査,査出一些财物,还有一支枪。刘兴元外出开会回来,发现了此事,就把柴启琨找来严肃指出,对地主应区别对待,有的是开明地主,拥护并支持我党我军抗日;有的是中立态度,两面应付;有的则同敌伪顽勾结,反对我军。对前者应团结发展,共同抗日;对中立者应多做工作,尽力争取;只有对确有实据、真正通敌的反动地主,才应坚决打击。这就是党中央提出的“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反对顽固势力”的策略方针,我们必须坚决贯彻执行,决不能违反政策,盲目蛮干。经过调査,这家地主不是通敌反党。于是,柴启琨又把搜査的财物及如数交还。地主家很受感动,到处宣传说的军队讲政策,守纪律,真是仁义之师。

  刘兴元还要求部队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独立旅第二团有个副连长马某某,原是土匪头子,收编过来后,恶习不改,一到苏北就腐化堕落乱搞男女关系。刘兴元了解情况后,立即召开连以上干部大会,公审了马某某,宣布撤职判罚苦工。这一处理,使全旅干部受到深刻教育,制止了腐化堕落行为,改善了军民关系。

  1938年,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淮海地区先后诞生两支八路军队伍,一支是陇海游击支队第三团,一支是陇海南进支队第八团。第八团成立后,始终战斗在淮(阴)涟(水)沭(阳)一带,后称淮河大队,为淮海抗日根据地的开辟奠定了基础。为加强独立旅的力量,淮河大队这支以淮海子弟兵为主体的部队,奉命改编为独立旅第三团,在独立旅编成内遂行作战任务。

  1942年底,独立旅遵照指示要返回山东归建第一一五师。听说要开往山东,第三团指战员大部分思想不通。有的战士说,“我那媳妇刚给我生了个白胖男孩,在家跟前打仗,我还能看到他娘俩,要是到了山东,猴年马月才能再见面,说不定……”说着说着就哭了。还有的战士向部队首长写申请,说“我们就地和日本鬼子干,人熟地熟不更好吗?”还有的战士趁夜深人静站岗放哨的时候,脱下军装,放下开了小差。

  独立旅党委认真研究了第三团指战员思想动向,决定留下一位领导人做思想工作。刘兴元主动承担了“带人”责任,梁兴初旅长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咱们的兴元同志,真不愧是经受过长征锻炼的老红军,见荣誉就让,见困难就上,越是艰险越向前啊!”

  送走第一、第二团后,刘兴元回到旅部,第三团几位领导正站在门口等他。看到他们灰心丧气的样子,刘兴元真想发脾气,但低头一想,自己是最高指挥员,情绪好坏影响极大。于是,他装出很高兴的样子说:“同志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待大家情绪好转后,他又细致地教育他们,鼓励他们说:“我们的指挥员是吸铁石,战士是铁末。我们这些吸铁石的任务,就是把铁末一点一滴地凝聚起来。”几位团领导深受鼓舞,表示一定做好指战员们思想工作。

  经过深入细致教育,战士们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恰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有位刚结婚的战士在家长指使下,到旅部门前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娶妻生子有了家,扛枪打仗为保家,谁要逼我离开家,要他身上露个疤。”看到这个纸条,许多指战员异常愤怒,把这位战士绑起来押送到刘兴元面前,要求从严处理。刘兴元看了看那个战士,询问了他写纸条的目的,又看了看面前愤怒的指战员,果断地说:“召开大会!”

  大会开始,那个战士被押解到台上,全体指战员坐在台下,鸦雀无声。刘兴元来到台上,高声说:“同志们,家,人人都有,爱家是人之常情。”说到这里,他把话锋一转:“白求恩没有家吗?有!他为什么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参加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罗生特没有家吗?有!他为什么跋山涉水来到中国,来到新四军和咱们并肩战斗,共同对敌?”他用目光扫了扫指战员,接着说:“他们都有家,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们不仅看到自己的家,看到了国家,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全世界。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和全世界人民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记得有一首著名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话音刚落,台下爆发出热烈掌声。刘兴元又来到那位战土面前问:“刚才我讲的话你听到了吗?”那位战士双膝跪地,满眼含泪,连连认错。刘兴元赶忙给他松了绑,转脸对大家说:“现在,他已认错,只要愿意改正,就是好同志嘛!”会场上顿时响起热烈掌声。

  大会以后,第三团指战员思想统一了。刘兴元率领第三团顺利到达沂蒙山区,与第一、第二团胜利会师。梁兴初、罗华生紧紧握着他的手说:“老伙计,我们相信你会凯旋的!”

本文链接:http://dottyspots.com/gongbingjiaodaodadui/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