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工兵局 >

复仇者联盟的最后一击都赌上了命 商业工兵大结局

归档日期:07-11       文本归类:工兵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遇到神秘人老 K,两人联手帮助各行各业的人清除各类商业陷阱。最终他们发现,人们内心的贪欲是一切罪案的源头。

  大家好,我是脸叔。很多人大概也猜到了,今天是【商业工兵】系列最后一期故事。作为最后一期,脸叔给大家准备了一点惊喜——我请来了阿鬼给大家回复留言。

  阿鬼其实挺不愿意的,可能因为我脸大,他也就勉强答应了。他说保证每条都会看,但不一定都回复。看各自运气吧。

  2008年的春天格外凛冽,南方持续低温雨雪,湖南江西等地冰冻灾害严重。就连深圳也受到了影响,寒冷天气持续了整整20多天。

  我一个东北爷们冻得都快受不了了,秋裤外还裹了层棉裤。铺里时不时有人找上门“请帮忙”,零零散散接了些简单的活,像最早期拆、摄像头之类。大多数时间,我都守在铺子里冥想打盹,游戏也玩得少了,觉得没劲。一有空,我就去私人诊所看看老K。

  大头联系的这家诊所不能再呆下去了,虽然诊所老板是大头的朋友,正因为如此,他很清楚留着我们是个烦,一再婉转地提醒我尽快将老K接走。

  恰好老丁打电话询问我老K的情况,老丁听说我找到了老K,但因为当下处境十分危险,老丁沉默了一会,说晚点再联系我,就挂了电话。

  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老丁这是什么意思,以为他也怕受到牵连,暗暗骂他不仗义,亏得之前老K曾把他当做朋友。因为怕老K知道了不高兴,我没把老丁打来电话的事情告诉他。

  就在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老丁晚上又打来了电话:“阿鬼,收拾下,你们去泰国,那里都安排好了。”

  我很惊讶老丁怎么会如此仗义,可又很犹豫,要是把老K送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知道他能不能适应那里的环境?再说去泰国,算上飞机票、住宿费都不是小数目,之前卡都刷爆了。

  老丁听出我有些犹豫,让我转告老K,也算是安慰我:“你就告诉他,去清迈,之前我和他都打算在那养老的地方。至于费用问题,不要你操心了,老K之前让我帮忙找几件瓷器的买主,刚好都搞定了。”

  我把老丁的建议和老K说了下,老K起初并不想离开,但是他知道眼下的局面已不是他能掌控的,他也担心自己这个状况留在我身边,可能会拖累我。

  在老K的指点下,我从深圳华侨城一处地下私人保管公司拿回了他的护照等证件,在这里,只要你愿意支付相应的保管费,任何东西都可以寄存保管。老K所有物品都装在一只黄色纸袋,里面不光有护照等证件,还有不少泰铢和美元。我翻了翻他的护照,果然之前有多次入境泰国以及东南亚等地的记录,真不知道他之前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几天后,头部还缠着绷带活像个“木乃伊”的老K被我送到机场,即将登上一架飞往泰国清迈的航班。因为头部缠着绷带,登机前的身份检验那关,我们费了半天劲和边检解释,最后还是托了老丁的关系才被顺利放行。

  送他入关前,我对老K说:“到那里好好休息,听老丁说,那里还有个你的老相好‘萨拉’可以照顾你?”我打趣道。

  老丁为了让我放心,说到了清迈,会有个泰国美女接老K并照顾他,而且已经和对方联系过了,彼此都是熟人。

  “别听他胡说,只是朋友……对了,你还是不和我一起去?”老K居然有些脸红,赶紧转换了话题。

  我知道他是担心我留在国内会有危险,可是我很清楚,棋到终局,已经身不由己,即使我陪着老K躲到泰国,福隆那伙人依然不会放过我们。而且我担心到了泰国那种地方,安全更加没保证,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放心,我会见机行事,我就不信所有的警察都被他们给收买了!”老K知道我把他辛苦藏起的优盘交给江警官后,气得差点想踹我,幸好他得知我留了个心眼,还复制了一份优盘,总算松了口气。

  “走了,保持联系!”老K拎着只装了几件换洗衣服的挎包,拍了拍我的肩,转身进入了登机口。

  机场外,看着老K乘坐的飞机起飞远去,我有些伤感:这个和我爸年纪差不多的老家伙,将我从一个普通人带入到惊险刺激的“商业工兵”世界,让我重新见识这个社会。合作数年,我们一起历经了那么多事情,他对我来说,亦师亦父。

  ★★★刚出机场,正准备打车回店里,我就接到了隔壁铺子阿华慌慌张张打来的电话:“阿鬼,你得罪谁了?你的铺子给人撬开了,有几个家伙到处找你,还把你店里东西都砸了!”

  “阿华,你听我说,帮我个忙。”我让他去走廊洗手间冲水槽里找出那个复制优盘,待会交给我。

  “好的,放心!”阿华很爽快地答应,虽然这家伙有些烂赌,但是经过那次澳门之行,彼此算是患难之交了。

  我和阿华约好,一会就在会展中心地铁站里碰头。等拿到优盘后,我想从福田换乘大巴去珠海,老K说老丁会在那里等我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正想打车去会展中心地铁站,我停住脚步,暗暗叫了声“不好”,琢磨了一会,急忙掏出手机匆匆编写了个短信发送了出去。“阿鬼,实在对不起,你要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半小时后,阿华带着哭腔给我打来电话。

  阿华说,他按我说的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密封在防水袋里的优盘,正想出门和我碰面时,被一个自称警察的家伙拦住,说我涉嫌某桩案子,从他身上很快搜出了优盘,对方倒也没难为他,拿到优盘就自己离开了。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交代给你这么点小事也办不了,你就是个成事不足的赌鬼!”我恨恨地冲着电话里的阿华骂道。

  “干嘛骂我!我哪里知道你那是什么东西,再说人家警察找我要,我能不给么?你算什么玩意?成天鬼鬼祟祟的,难怪人家警察会来找你!”阿华也火了,和我在电话里对骂起来。

  我叹了口气,将电话关机,仔细查看了下四周,转身打了辆出租,让司机直接开往福田地铁站。

  大约一个小时后,福田地铁站2号出口,一个戴着棕色假发的女人迎面撞了我后,突然悄声说:“鬼哥,这是你要的东西。”我接过她递过来的小东西,正是我之前藏在厕所冲水槽里的那枚复制优盘。

  我知道那伙人冲到我铺子里一无所获,必然不甘心,江警官他们很可能已经监听了我的所有通话,刚刚那几通电话,说不定已经被人监听,情势险恶,我不能不防。

  所以,我随即编辑了条短信发给正要兴冲冲去帮我找东西的阿华,请他拿到东西后立即准备好一枚优盘,为了他的安全,我还特意叮嘱他务必找个插进去就提示“优盘需要格式化”的优盘,找到后就直接从大门出来找我;同时,我让阿华交代他老婆拿着我藏起的优盘,从电子城的后门出去,来福田地铁站2号口找我。

  去珠海的大巴上,我换上刚刚从地铁站里新买的“神州行”电话卡,将之前的SIM卡随手掰断丢弃在了车窗外。

  老丁是四川人,因为业务关系,常年盘踞在广州,我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我来珠海碰面。

  到了约好时间,我远远就看见戴了顶鸭舌帽的老丁,他可比老K胖多了,步履蹒跚地朝我走过来。

  我和老丁曾在深圳见过,老K介绍的,当时因为调查一个人寿骗保的案子,他来深圳出差。老丁什么活都接,不挑嘴。不过,他体型较胖,不喜欢出外勤,更喜欢做一些在家可以收钱的“信息咨询”活。

  老丁啧啧称赞我机智,听说又是那个江警官所为,忍不住说:“我查过了,那家伙是我们警察里的败类。福隆是目前最大的洗钱集团,几个地方成立了一个联合专案组调查。他是其中一员,好像还是个副组长。不过,不知道怎么这家伙就被宋澄收买,成了他的人,专门负责通风报信……”

  “还不是为了照顾…… 算了,见到你就知道了。”老丁领着我穿过弯弯曲曲的堤岸,转到不远处一家名为“雕刻时光”的咖啡馆里。

  “看看他是谁。”老丁指着咖啡馆角落里说,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年轻人坐在轮椅上,他正专注地摆弄面前的一部笔记本电脑。

  他果然是东莞仔。自从离开老K公司后,他就回到了老家珠海,开了家电脑维修铺子维持生计。他虽然做外勤不是很专业,但对于电脑网络却是无比精通,也是圈内小有名气的电脑黑客,所以老丁时常也会找他来帮忙。

  东莞仔抽出手,拍了拍他的双腿,说:“就算不为老K,我自己这笔账怎么说也要和他们连本带利算算吧?”

  正说着,我听见咖啡馆角落有人喊“买单”,服务员上前刚取走那人递上的一百元,那人忽然说:“服务员,你不检查下么?”

  服务员狐疑地将钱展开,和手里其他一百元比对了下,惊讶地喊了声:“哎呀,你这钱怎么好像比其他钱小一点呢?”

  我看见大伟笑着站起来,掏出新的一百元将服务员手里的钞票调换了一张,狡黠地说:“哦?是么?估计是错版钞票,那我可要好好珍藏起来。”

  大伟走到我们面前,一把抱住我:“好久不见啊!不够意思,有事怎么不叫上我?”

  “我叫他来的,听说老K出了事,他也想来帮忙……” 东莞仔听到了大伟的埋怨,赶忙解释道。

  “行了,我说各位,煽情呢留着以后再来,说正事吧!”老丁打断了东莞仔的话,摘下鸭舌帽丢在桌上,袒露出“地中海”式发型。

  “应该说句,这次我们聚在一起,是正义的组合。我们一定要将这些黑社会一网打尽!那句话怎么说的?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我觉得首先……”老丁不愧是在政府部门待过,套话张口就来,显然找到了领导的感觉。

  “湾仔海鲜街啊,干捞云吞还有鱼骨鱼腩粥都不错,吃完还能去隔壁澳门赌一把。” 东莞仔笑嘻嘻回应道。

  江警官的出现已经让我更加体会到宋先生的狡诈,以及福隆复杂的社会关系。我们对抗的不是普通的黑社会,而是一只已经将触角伸向了各个部门利益集团的八爪鱼。

  优盘的内容涉及到诸多部门和官员,如果就冒冒失失地交出去,要么石沉大海,要么会给我及朋友带来生命危险,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大家一起商量后都意识到,擒贼先擒王,想彻底端掉整个福隆,必须抓住宋先生。可这家伙平时神出鬼没,时而在境外,时而又出现在境内,如果不能将他抓住,想端掉整个福隆的计划就完全成为泡影。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上哪里去找他?找到他之后又怎么办?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老丁神秘兮兮冲着东莞仔做了个表情,得意地说:“同志们,我一再提醒大家要关心国家大事啊,东莞仔,你告诉他们,我让你查到了什么!”

  东莞仔笑着搬出自己的笔记本,上面是一些股市的画面和新闻截图,我和大伟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两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丁解释道,这些图都是这大半年的港股状况,可以说是一波三折:上半年,港股反复上涨,达到历史的23558点,就在港股持续向上时,美国的次贷危机阴影悄悄袭来。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香港恒生指数下跌4000多点,港股开始出现恐慌情绪。

  为了缓解港股的低迷,振奋港人信心,下半年开始,内地宣布扩大QDII(获准投资境外的合资格内地机构投资者)投资范围及投资额度的政策决定。

  允许个人投资港股的消息迅速激发了内地投资者买卖港股的热情,也给港股打了兴奋剂。香港股市在短短50多个交易日,恒生指数上涨超过11000点,成交额从过去平均每日300亿到400亿港元放大到1200多亿港元,单日涨幅动辄超过1000多点,在香港的股票历史上实属罕见。

  在巨大的内地投资热情的席卷下,许多港资公司开始纷纷采取各种宣传手段和营销来推销自己公司,以便吸引更多的内地热钱。

  随着内地宣布放开个人投资港股,宋先生喜出望外,如果将福隆的项目包装一下后向那些内地金主和土豪们推介,不但有机会缓解当前的危机,甚至为福隆的“洗钱”业务也多增加了不少实力客户,实在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于是,福隆高薪聘请了著名的会计事务所日夜不停地为集团“描眉化妆”,准备开一次项目推介会,借助奥运良机隆重登场,吸引内地的投资客。

  ★★★讲究吉利的宋先生,将推荐会时间定在了2008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又恰逢奥运圣火全国传递的期间,他计划邀请诸多高官以及内地著名企业和机构,希望借助全国欢腾的喜气召开此次推介会,为了方便诸多内地客人,地址选在深圳某家五星级酒店,届时他也将出现在现场。

  老丁面对我的询问,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都是老K提供给他的消息,所以还要他帮忙找到“东莞仔”帮忙。

  我恍然大悟,联想起之前老K的很多内部信息都是大头提供的,这些消息只怕也是老K从大头那里获取的,也不知道大头的身份在宋先生那里有没有暴露。

  老丁私下还告诉我一个信息,说警察内部一侦查小组对我和老K下了个“通缉令”,正满世界找我,让我这些日子小心些。

  宋先生他们估计发现阿华交来的优盘有问题,又不确定我到底还有多少复制品,这才动用了警方的关系,想找到我们,弄清楚究竟。这些家伙如此处心积虑,就凭我们这几个人能斗得过他么?我隐隐有些担忧。

  “这估计也是怕你们去找麻烦,故意想让你们躲起来。” 老丁一眼识破了宋先生他们的伎俩。

  “是啊,可这下我们怎么办?”这样的情况,连门都出不了,后面很多事情还怎么进行?我不免有些焦虑。

  ★★★晚上,我们住在老丁提前租好的民宿里,我避开大家,将我盘算好的计划和老K通了电话。

  “好。既然你想好了,我觉得这个险值得冒,我会安排好,不过你们这里就都看你了。你自己也多加小心。”

  “难道只能这样么?”虽然我和老K商量了许久我的计划,但是老K最后和我提出的一个建议让我十分震惊。

  第二天,我召集大家开会,将我的计划告诉了大家,虽然每个人听完都觉得有些冒险,但是听说这个计划已经得到了老K的肯定,他们不再犹豫,分头准备起来。

  东莞仔毫不费力进了福隆的内部网络,找到了福隆项目推介会预定酒店以及具体流程表。

  福隆的推介会定在深圳某五星级酒店,还选了酒店最大的2000平无柱式大宴会厅,按照流程表上介绍,推介会将由两部分组成,首先是项目推介会,届时将由宋先生上台介绍福隆的成功项目,以及即将进行的新项目,大概持续一个小时,接着是大型酒会以及现场抽奖。

  因为宋先生很重视这次项目推介会,所以据说会邀请到历年来福隆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以及内地潜在的重要投资商,当然,也少不了特意请来捧场的各级政府官员和名流。

  我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借着宋先生这次项目推介会,彻底揭露福隆的犯罪事实,将福隆所有的罪恶都暴露于众,让别人不再信任。

  为了万无一失,我们几个陆续筹备了很久,把计划反复推演了几遍,就等计划真正实施的那天。

  福隆之前特意从北京请来一位著名女主持人,晚上五点五十分,主持人激情宣布开始,她背后的大屏幕开始闪现出炫目灿烂的光影。随着倒计时结束,一辆艳红的法拉利F430伴随着激昂的音乐,从大厅旁的超大电梯里缓缓驶出,直接驶到了舞台中央,在场的人顿时全部欢呼起来。

  福隆这次出手相当阔绰,推介会后的酒会上,主持人将现场抽取一二三等奖:一等奖就是这部法拉利F430;二等奖是早就堆在舞台中央厚厚的一百万现金;三等奖是铺满了舞台四周的各类进口电器。据说每个来的人都能拿到奖品,所有人无不翘首期待着最后的抽奖时刻。

  我事先被大伟化妆成一名中年商人,拿着大伟给的“邀请函”混进了会场静静坐着,等待着即将上演的好戏。

  当主持人宣布“有请今晚的主人宋澄先生”时,法拉利的车门被工作人员打开,身穿一身白色西服的宋先生笑容满面地钻出车,走到主持人身边,接过话筒,向在场所有人挥手致意。

  “在这举国欢腾的时刻,我代表集团感谢诸位莅临福隆集团此次项目推介会,我们福隆集团是一家集地产、金融、文化及旅游为一体的大型企业……”

  我不想听这家伙自吹自擂,用目光扫视了四周,在场所有的男男女女无不盛装出席,坐在各自的区域饶有兴趣地听着宋先生的演讲。

  现场来的人当中,有福隆重点计划拉拢的投资方,有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其中更不乏特意从北京飞来捧场的各级官员,我还注意到之前那位江警官身穿便衣坐在人群中。

  舞台四周,福隆特意请来的众多媒体也长枪短炮架好,期待一场精彩宣讲会的进行。

  “下面,我很荣幸向大家介绍集团的几个投资项目,我相信这些项目将会在诸位的共同参与和见证下,一起构建美好的未来!”

  宋先生说完,身后的大屏幕开始播放福隆事先制作的项目宣传短片……画面精致,音乐优雅,所有人都认真地观看着大屏幕。

  只是一会,画面出现了短暂的闪动,紧接着画面黑屏,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大屏幕上突然飞出一段段打了马赛克的不雅视频,画外音传出宋先生的声音:“有了这些视频,不怕内地那帮官老爷不乖乖听话。”“这些官员有了把柄,真的比孙子还听话。”“你们担心什么,他们的钱都是我在洗,项目不结钱,他们的钱也别想拿到!”……这些都是藏在优盘文件夹里偷录的内容。

  现场一片哗然,宋先生有些不知所措地握着话筒呆呆站在中央,几个反应过来的福隆工作人员气急败坏地开始抢夺酒店工作人员的遥控器,企图关掉现场的投影以及话筒,但是无济于事,因为所有线路事先都被东莞仔切换到了一套藏在宴会厅隔壁的备用设备上。为了不被人报警打搅,现场的手机信号也被东莞仔悄悄屏蔽了。

  之前入场的时候,大伟用伪造的现场公关公司证件,将全部需要的外接设备装在专用的铝合金道具箱内,大大方方地通过了福隆工作人员的检查。然后又买通了宴会厅的音响师,将这些设备安装在了大宴会厅弱电间里,只等现场我一声指令,大伟就按下调控器,将现场的播放设备全部切换成他带来的备用设备。

  不久,画面又是一黑,一个带着“V字仇杀令”面具的人冷冷地说道:“和你们合作的福隆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我想请诸位再看下这些资料,问问你们自己是否都是无辜的?”

  画面再次黑屏后,闪现出厚厚的一叠叠电子账单特写,全部是福隆帮各种官员、机构洗钱的内部流水清单,画面放大后可以看出备注一栏清楚记录着委托方的姓名、单位以及现任职务,画面还有更详细的福隆贿赂各类人员的名单。

  在场的记者和一些有心人兴奋地举起相机和当时拍摄功能并不完善的手机进行拍摄。

  福隆工作人员只好一边有心无力地阻拦着大家的拍摄,一边四处寻找着视频的来源。

  这时,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开始冲上前,愤怒地撕扯被手下护住想要撤离的宋先生,有人不断咒骂着宋先生,也有人捂着脸颓废地瘫坐在地上,还有人卖力地帮着福隆的工作人员拦阻他人拍摄,更多的人在哄抢厅内的现金和电器……现场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察冲进人群,不停叫喊着“让让!警察办案,请将嫌犯交给我们!”火速将宋先生从人群里架着带离了现场。看见宋先生被警察带走,我低声冲别在身上的麦让大家尽快撤离,忽然一个黑影从身后一把搂住我,扯掉我的的假发和胡子,恶狠狠地说:“之前看到你眼熟,果然是你。你还真是鬼啊,居然和我玩了出声东击西的把戏!”

  宋先生拿到江警官给的优盘后,还是不放心,听说他是在电子城碰到的我,立即让江警官赶回电子城,以警察身份找电子城的网管调看我回去后的视频监控。

  他们发现我回到店铺后很久没出来,怀疑我又复制了一份优盘资料,派人去我的铺子寻找线索未果后,又让江警官通过技术手段截听了我的电话。

  “江警官,你不是想抓住我么,我可以随你去公安局,不过,你现在敢么?”我不再挣扎,笑着反问他。

  江警官本就慌了,见我这么说更是气急败坏,但依旧不死心,急忙招呼福隆现场工作人员来帮忙控制住我。

  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衣服上别着福隆标志的胖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他猛地放下一直拽在手里的黑色行李袋,顺手抄起一把椅子重重砸在江警官的后背。因为江警官死死搂住我,倒地时也顺手将我重重带倒在地。

  黄老板踢了一脚昏过去的江警官,望向舞台中央正在疯抢现金的人群,遗憾地说:“可惜了,要不是这混蛋,我还可以再多抢一些!”

  我瞥见他那没来得及封口满满一袋子的现金,笑骂道:“可以了,你这里少说也有几十万了。”

  黄老板有些得意:“那是,那是,从开场我就盯着这些钱了,一出事,我第一个扑上去。”

  黄老板是我叫来的,目的是混入到福隆的现场工作人员,给我们放风,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但是具体的行动细节我并没告诉他。他之前被福隆不人不鬼地囚禁了多日,对有机会报复福隆自然喜出望外。

  附近派出所已经有警察得到消息,他们冲进来后,由于没有任何具体目标,只能试图阻止正在哄抢现金和电器的人群。

  可惜最终还是没法达到我们的目的:警察冲进来控制住坏人,将所有人绳之于法的情形毕竟还是在电影中居多。福隆的人见势不妙,纷纷随着人群做鸟兽散。

  好在这些人并不重要,因为宋先生已被换装后的老丁和大伟趁乱带离了现场,捆了个结实藏在地下车库的一部商务车里。

  按照计划,老丁和大伟连夜将宋先生连同所有福隆的犯罪资料,统统移交给已经事先联系好的警方专案组。

  随后的一周,无论是电视还是报纸上,全都没有出现我们期待的爆炸新闻,这些事仿佛从来没发生过。

  网络上曾流传出些许痕迹,很快就被删除地无影无踪。所有频道的电视新闻里开始长篇累牍地播报着,奥运圣火在各地传递及其各地人们准备喜迎奥运会的消息。

  几天后,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里氏8级特大地震,最大烈度达11度。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救灾难度最大的一次地震,举国哀痛。

  老丁问我,有没有听说过宋先生曾在推荐会之前找过一个替身的事情?我惊讶地说,不知道,会不会是他朋友看走眼了。

  老丁没有追问下去,又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经过调查取证,警方内部正式取消了对我和老K通缉。

  2008年7月,黄老板和我商量,将他上次在酒会上抢来的现金全部捐助给汶川地震后需要重建的中小学。名单是老丁提供的,老丁是四川绵阳人,那场灾难,他失去了两位亲人。征得老K的同意,老丁和老K将他们卖“海捞瓷”赚得的几十万也统统捐了出去。

  一个月后的傍晚,在举国欢腾的那个时刻,在清迈一处酒吧,我,老K、老丁、东莞仔以及大伟举杯看着屏幕里的姹紫嫣红,歌舞升平,想起几个月前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和那场举世震惊的地震,恍若隔世。

  这时,老K忽然冲我使了个眼色,我和他转身出了酒吧,他摸出一部手机,点开一条备注名为“S”发自海外的短信,上面只有四个字“后会有期”。我注意到发件时间是2008年5月2日凌晨许。

  脸叔有话说:按照阿鬼平常写东西的习惯,故事本来就这么结束了的。但脸叔深谙大家的德性,什么故事都喜欢问个后来。昨晚拉着阿鬼喝了几斤白的,套问出以下信息:

  *阿鬼,继续从事商业工兵业务,随着社会的发展,调查的案件也越来越复杂和危险。

  *宋澄,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私藏、弹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金融诈骗罪,非法经营罪,偷税罪,行贿罪。2008年6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被批捕,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后改为无期徒刑,因其日籍身份,后送至江苏某监区服刑。

  *老丁继续在广州做着私人侦探的业务,因为黑白两道通吃,生意做得风声水起,有了专门的办公室和小助理。

  *大伟因为高超的道具制作经验,被某大腕导演看中,目前是其“御用道具师”,一直在四处参与拍戏。

  *“东莞仔”后来进入上海一家网络安全公司,成为职业“白帽黑客”,专门负责互联网系统安全维护,依旧是宅男一枚。

  *黄老板依旧喜欢吹牛,之前的经历成为他在酒桌上的重要谈资,成功唬住了很多土豪,成为土豪的网络安全高级顾问。

  *江警官结束了“双规”后被正式移交司法机关,后以渎职罪、受贿罪被公诉,判刑7年。

  *大头顺利成为警方“污点证人”,被判了缓刑,后成功与家人团聚,回到老家,开了家大头烧烤店,四周缺乏竞争,生意十分火爆。

  *荷兰仔在收网过程中逃脱,依旧做着走私业务,后在一次海上缉私行动因为拒捕被海警击毙。

本文链接:http://dottyspots.com/gongbingju/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