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工兵连 >

第七十六集团军某旅工兵连桥梁技师、一级军士长齐虎广新闻特写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工兵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都说老齐有点“虎”,初见老齐,他刚从一辆巨型桥车底部钻出,满脸的油污在太阳照射下泛着光,手拿一个空气滤清器,正用嘴对着进气口使劲吹。“用水洗,不干净。还是嘴吹好使!”三下两下,滤清器通了,他也乐了。

  老齐名叫齐虎广,是第76集团军某旅工兵连一班班长兼桥梁技师,人称“虎胆”架桥手。26年前,他参军入伍来到部队,从此便和桥车结下不解之缘。

  “第一次看见桥车,真恨不得亲两口,那时大车可是稀罕物!”聊到初见桥车的情景,齐虎广至今仍激情满满。齐虎广当时看到的是我军第一代桥车,而他的职责就是和这台装备“人车共舞”、将天堑变通途。

  齐虎广本以为驾驶桥车风驰电掣、满面风光,却不想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一次实战演练远程机动途中,齐虎广所在部队奉命在一处壕沟架设桥梁,保障部队按时通过。眼看“红军”部队即将到达,桥面却卡在了12米的高空,放不下也收不回。全连官兵急得满头大汗,齐刷刷地看向齐虎广。

  “很有可能是牵拉桥面的钢丝绳卡在了桥体螺栓里。”略一思忖,齐虎广后退五六米,一个箭步借着惯性、手脚并用冲上了几近垂直的桥面顶端。他一边指挥暂停液压系统,一边用木质绞棍小心翼翼地将钢绳复位原处,然后重新下令开启液压系统、固定桥面螺栓,紧张有序地组织战友继续架设。看着桥面缓缓落地,大家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12米的高空,这么窄的作业面,稍不留神就得掉沟里,你说他‘虎’不‘虎’?”说起这次惊险作业,官兵们都会为老齐竖起大拇指:艺高“虎”胆大!

  老齐的“虎”,不仅体现在胆识上,也体现在拼劲上。前几年,一款重型机械化桥车列装连队。这款桥车造价昂贵、科技含量高、操作难度大,和老式桥车原理相差较大。一时间,连里没人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齐虎广一狠心,找到连长立下军令状:“我来接这辆车,3个月架不起桥,班长不当了!”

  自那以后,除了吃饭睡觉,他都跟这辆车铆在一起。没到3个月,桥车首架成功。同时,他还结合架桥实际,将总结摸索出的故障判断排除方法编写成教案,成为连队训练和友邻单位借鉴的实践教材。

  熟悉机械化桥梁架设的人都知道,桥车架设是门技术活,架设中桥面必须保持水平。但操作时很难一次调平到位,也很难一次性倒车成功,即便厂家来的技术员,也需要多次调整才能达到要求,耗时耗力,影响架桥进度。

  能否研制一个“桥面平衡仪”,让桥面调平一次到位?在一次架桥训练时,看着反复调试桥面水平的官兵,一旁负责指挥的齐虎广突然萌生了这一想法。

  战友劝他不要瞎折腾:厂家来的技术员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一个初中文化的士官靠什么解决?齐虎广偏不信这个邪,从图纸设计到部件加工,记了厚厚3大本笔记,遇到不懂的问题,就给厂家打电话。

  “有段时间,厂家看见我的电话都不接,因为我的问题实在太多了,而且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齐虎广告诉笔者。历时8个多月,终于研制出了“桥面平衡仪”和“某机械化桥车倒车自动报警器”,还凭此荣获军队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从那之后,厂家和齐虎广的角色就反转了,时不时有厂家技术员给齐虎广打电话,向他请教专业问题。

  入伍26年,靠着潜心钻研和勤学苦练,齐虎广逐渐成为了享誉全军的桥梁专业专家型士官。今年年初,齐虎广成为西部战区陆军唯一一名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战士,光荣地走进人民大会堂。

  台军的军购案是个无底洞,仅F-16V战机、M1A2主战坦克和自制潜艇项目就耗资超过3200亿元新台币。

  美国又要登月了,五年之内!中国航天似乎给美国造成了一定压力,为了不让中国抢先,美国把安全放在了第二位。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本文链接:http://dottyspots.com/gongbinglian/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