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工兵营 >

《我的篮球人生》…郝立国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工兵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的家乡山东省平原县是个历史悠久的县。可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又是一个很穷的地方。到了上学的年龄经常吃不饱肚子,上体育课也没力气跑,没精力跳。小学时期对篮球更是非常陌生的。别说打篮球,就是摸也很少摸到篮球。因为那时候篮球是高档玩具和体育器材,农村的孩子哪能买得起?全校也不过3个篮球,能打篮球的都是学校里的佼佼者。我只记的看过一次篮球比赛好像是在六年级的时候,当时我们班里有两个打球的,一个是宋成华、另一个是姚广林,他们俩是当时我们班里个子最高的男生。记的是和其他学校的比赛,我们的班主任韩保证和当时的体育老师刘存让老师都上场了。很多同学和老师围在球场边观看,又鼓掌又呐喊非常热闹。当时自己对他们非常的羡慕,心想要是自己将来会打篮球该多好哇!当时的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像在梦里一样。

  1969年12月,一辆吐着白烟的蒸汽机车,拉着一列装满新兵的军列。从平原火车站出发,一路向西。穿越中原大地,翻过了秦岭山脉,西出嘉峪关,走过长长的河西走廊。把我们德州这一批应征入伍的热血青年,送到了边疆的大漠深处——马兰核基地,这个神秘而向往的地方。这也是我军旅生活开始的起点! 我被分配到124团新兵连,听排长说;124团是个有着光荣传统的老团,是个英雄团队。团长王国栋是华东一级战斗英模,基地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听了他的介绍,我对我们的团肃然起敬。新兵四连住的是四营营房,当时那个地方叫前龙口。西边是一条从红山水库流下来的小溪,北面是天山,南面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冬季到处是积雪,显得格外的寒冷和荒凉。白天绒衣外面套上棉衣参加训练,晚上站哨还得穿上皮大衣。当时部队的生活每天一顿大米一顿馒头一顿玉米面发糕,比起在家里的生活强多了,每周还能吃上一顿肉呢!就是生活太单调了,除了每天的军训外,业余生活就是唱唱歌、搞个击鼓传花式的游戏。最吸引我的就是篮球比赛,排与排之间、新兵连之间、新兵连与老兵连之间都搞比赛。每次比赛我都看到最后,比赛完了我也会乘机上去拍打两下,过过瘾,了却自己摸篮球的梦!后来参与多了,有时也能上去凑个数,打打三人制四人制什么的。一开始大家让我上去只是逗我玩,耍吧耍吧我。因为抢也抢不到球,投也投不进球,也不知道什么是走步?什么是犯规?就是瞎抢瞎跑瞎蹦。

  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配到124团后勤处修理连四班,到连队以后看到满院子的机械和各种汽车、推土机、挖掘机、平路机和厂房里的车床、刨床、钻洗设备高兴极了。我心里想:哎呀!这下我可以学到技术了!这四班又是连里唯一有汽车的班,我还能学开车呢!心里别提多美了,我一晚上也没能睡好觉,光高兴了!让我更高兴的是,听说我们这个班长特别喜欢打篮球,班里几个战士都是因为喜欢打球才被他挑来的。我也是被他专门要来的。我感到很庆幸。我的班长姓乔,叫乔长胜,1966年入伍,山西临汾人。正是这个象兄长一样的老班长,成了我人生的引路人,篮球的启蒙老师。乔班长个子很高,大概1.78的样子,皮肤较白,说一口很浓的山西话。抽烟很厉害,除了连里集体活动以外他几乎都在抽着烟。他的机械修理技术和汽车驾驶技术都非常好,篮球打得也挺好(至少在当时我是这样认为的)。当时连队里经常组织班排之间的篮球比赛,我们班长上进心极强,每次比赛都要求我们拿名次。当时班里有几个打球的我记得非常清楚,郝金富、李怀玉,他俩都是山西长治69年兵,入伍前就已经上班了,在厂里就经常打球,基本功很好。再就是刘高松副班长和曹流星,他俩都是68年兵河南驻马店上蔡县的。加上我和班长六个人打主力,我们同年兵杨能平、陈洪青有时也上去打打替补。在连里我们一开始只能打三四名,因为打不过连部,几个连领导打的都很好。后来乔班长对我说“郝立国你这么大个子,你要好好给我练!全班都支持你。”

  为了在每天能抢到午饭后和晚饭后的半小时时间(其他时间除节假日外,是不许在球场活动的)球场让我练球,乔班长总会安排一个人去拿着球占球场,等我去后把这人换回来吃饭。为了让我练力量,老班长用推土机上的四个导向轮做成杠铃,让我练蹲杠铃、举杠铃。

  和我一起挖一个直径50公分左右,深一米的坑。在里面装40公分厚的沙子,每天晚上熄灯前都要让我去练弹跳。而且每周都要从里面挖出半喝水缸子沙子,直到几个月后坑里的沙子挖完了,我的腿不用太弯曲,单靠脚腕的力量原地起跳就能从坑里蹦出来。我练投球的时候他会安排其他战士帮我捡球,为此很多战友很有意见。除了在篮球训练上严格要求我以外,在学习修理技术方面手把手的教我,使我的修理技术进步很快。在生活上更是无微不至,因为班里睡的是大通铺,他就让我睡在他的旁边。晚上不止一次的起来给我盖被子,拾起我掉在地上的枕头。吃饭的时候,他说我运动量大,每次都是先给我盛菜盛的比较多。我们连里的球场特别费鞋,我打球多鞋也穿坏的快,发的鞋根本不够穿。他就让他的老乡司务长李春生,去仓库找一些战士上交的旧鞋拿回来给我,这样就弥补了我鞋不够穿的问题。第二年乔班长就要退伍了,我真是舍不得他走,可又没办法,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啊!走之前我们俩唠了一夜,讲了很多很多的知心话,谈得也很动情,有时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他说;立国你人太直、又没心眼,脾气还暴躁爱着急,动不动就和别人吵架。不注意说话方式,不会团结人,你以后要多注意。他还把他的老乡司务长李春生和一排的副排长罗绍荣叫到一起,给他们交代要多关心和照顾我。多好的兄长啊!多好的班长啊!我含着眼泪送走了老班长,送走了我胜似亲人的兄长!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哪一件事,是不费力气就能随随便便成功的,只有付出的越多才能有更多的收获。自从班长把我领进篮球之门,我就与篮球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天完成连队的训练和工作任务之外,所有的业余时间我全部用在了打篮球上。我深知要打好篮球首先必须要有一个好的体魄。为了锻炼腿部力量和速度耐力,我请连里的缝补员帮我缝了两个沙袋。每天早上在部队出操之前我把沙袋绑在腿上提前起来先跑一个小时,然后等部队出操时我再跟着出操。夏天还好过,等到了冬天线多度,一个小时下来汗水又结成了冰,出操回来湿透的衣服只得在火墙上烤干才能再穿。为了练投篮动作,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一有空就琢磨,有时晚上做梦也在想投篮的事,把别人吵醒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多的时间,我的体能有了很大进步。只是篮球技术进步不大,因为当时没有教练教哇!可就是凭着这身蛮劲在连里面篮球已经是打得最好的了,在1971年团里组织的营与营之间的比赛中我已小有名气。当时全团五个营加司政、后,七个单位比赛,赛场气氛很热烈,当时部队的环境非常艰苦,文化生活特别单调乏味。篮球比赛是团里最大的娱乐活动。每当自己单位有比赛,领导们都把部队都拉上去助威,每个营千把人,其场面规模也很壮观。比赛结束后,团里组织篮球队,准备参加由基地组织的每年一度篮球比赛。每个单位的领导都十分重视这个赛事,都作为一项重大事项来部署安排。

  我们124团是一个大团,是一个有影响的团。而且有着一个非常好的篮球基础和传统,从团长政委到各基层单位都爱好篮球,政委孙根福本人就是篮球队员出身,一生酷爱篮球。所以团篮球队的组建和队员选拔,都是由他亲自点兵选将。在选拔我的时候是有不同意见。一些领导认为我能跑能跳,敢抢敢拼,防守也积极。可也有些领导和老队员却认为我基本功差,技术不全面,没进攻能力。在这个时候孙政委说话了:“我认为这队员素质好,弹跳和速度比较突出,是有培养前途的。如果培养好了将来可能就是我们团的主力。”就这样,我进了团篮球队,孙政委也成了发现我的伯乐和我人生转折的恩人。

  团篮球队成立后,食宿在团教导队,每天在团篮球场训练。因为当时基地成立篮球队在集训,准备参加国防科委的比赛。我们124团有四个老队员张楚樵、李三虎、尹世华、穆德新都被抽调到基地球队了。我们几个新加入团球队的队员只是来补充缺额的,能不能通过训练打上主力还得看各自的训练结果呢。所以说这一年等于给我们这些新队员创造了良好机遇。当时担任我们教练的是汽车二连的陈国玺副连长,我自己觉得这下可有教练教我了,我得好好学。再说其他老队员包括和我一起进队的队员都比我打得好,我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不少东西。记得当时和我一起进球队的有;闫秀臣、王建国,(济南章丘人)李光明(山西人)、许平(济南长清人)、陈德营(武城人)、盛永安、魏红杰、于永昌,任新光(都是淄博人)赵魁一、(莱芜人)还有刘永安(甘肃庆阳人)。以及上面所说的四个老队员。他们都曾经是我的良师益友,在篮球上都给过我极大的帮助.在这些队员中很多是我的兄长老大哥,他们对我非常的偏爱和支持。平时经常单独给我吃小灶(既个别指导训练),特别是张楚樵、刘永安、尹世华、李三虎对我更是关爱有加。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教,手把手的指点,都把自己娴熟的篮球个人技巧传授给我。张楚樵的底线中投,和防守中对中锋包夹抢断都是一绝。李三虎的急停跳投,中远距离的投篮在当时基地篮球界是非常有名的。尹世华的左手45度切入后突换右手勾手上篮,非常实用,动作也非常优美潇洒。特别是刘永安的低位快速运球,那也是威震八面,赫赫有名,他那种勇猛直前大胆切入的精神让人佩服。他的快速推进直接带动了整个球队的进攻速度。同时他也是有猛有稳,切入后有时会突然把球传给外围有空档的张楚樵,或李三虎直接得分。当时124团的小、快、灵的特点特别突出。后来自己能进步,水平能提高真是多亏了他们。我从心里感激他们,永远视他们为兄长。为此我先后到山西长治、甘肃庆阳、陕西宝鸡专门拜访和探望了几位老大哥老大嫂们。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在当时的训练中我自己也是很主动积极的,在队里每天起得最早的是我,练得最刻苦的也是我。教练让大家练投球,别人投200个我就投300甚至400个,练体能别人跑3000米我就跑5000米,反正无论练什么我总要比别人练得多,因为自己的基础太差了!就这样几个月下来我的体质有了明显提高,自己的体重也到了130斤,个子也长了6公分,成了名符其实的大个子啦。当时教练让我练打中峰,我就苦练内线技术,苦练站位和拼抢篮板的意识。到比赛的时候我已经基本当主力队员使用了。这一届基地篮球赛我们荣获了亚军,我们团领导非常高兴并亲自迎接我们,到球队看望我们,还安排宴会给我们庆祝。我在整个比赛过程中表现非常出色,团里还给我们几个主力队员记了团嘉奖一次呢!

  我对篮球的爱好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可事实教育了我,光靠一腔热情是打不好篮球的,特别是部队的业余篮球队员,一定要多用脑思考,学人之长,补己之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虚心学习才能不断进步。

  1972年春天基地组织篮球队去后方单位慰问,因为基地篮球队的部分队员被抽调到全军运动会担任工作人员。所以又重新从各部队抽调了一部分队员来充实,就这样我有幸成了基地的球队员。经过一个多月的集训,我们就乘车到了天水,在天水市与兰州铁路局篮球队,天水市篮球队进行了两场比赛。然后就开始在凤县,辉县,武都(现在的陇南市)之间巡回穿插比赛,慰问当时在哪里的后方搞生产的部队。同时与地方厂矿的球队进行友谊比赛,虽然比赛赢多输少。可我基本上就是板凳队员,很少有上场的机会,即便是上场也不能发挥自己水平。其原因,就是老队员多,就其技术和水平确实也比自己高,所以他们打球的机会多。但是当时自己心里不服气呀!就认为是教练故意不用我。有时候自己就想反正你们也不用我上场,我还不如回去呢!为此我还专门找了当时的副队长张楚樵,给他说了自己的想法,他听了以后狠狠地批评了我。并开导教育我,说干什么都有个过程,每个队员都是从坐板凳开始的,你不服气就得好好练,练得比别人强了,你就可以打主力了。当时张干事的这番话对我触动很大,是啊!要想比别人强,就要比别人吃的苦多。而且这句话成了我一生的座右铭,张干事也成了我第一个正规教练,同时也成了我的良师益友和好兄长。从那以后我就暗暗下了决心,回去后一定刻苦练早晚超过你们!5月底基地球队回到马兰就解散了,队员各回各的单位。我回到团里后很多战友认为,我已是基地球队员了,水平怎么也没多大提高呢?我什么也不多说,在连队的修理厂房里,我让钳工和焊工帮我制作了一个篮球架,就是一个钢管在上面焊上一个篮圈,安上网子,用老虎钳固定在工作台上,靠在墙边量好高度,用粉笔在地上画好半个篮球场。每天中午连队下班后,我就让几个老乡战友帮忙把架子支好,画好球场。吃过饭以后就开始练球,一开始因为没有篮板,球一投不进就跑很远。捡球很累也很耽误时间,一中午练不了多少时间,没办法还的求老乡战友帮忙捡球。夏天午休时间长,战友们也累,没办法就自己捡球,心想就当拉体力吧!咬着牙硬是坚持了近一年半的时间。不仅体力和跑弹跳力有了较大提高,篮球的基本功和技术进步也很突出。特别是当时向36团迟桂业学的内线高出手投篮成了一手杀手锏,而且外围远投也能得分。篮板球和防守能力也有了大的进步,在1973年基地篮球比赛争夺前三名的比赛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我们团获得亚军。1974年由于我的突出表现,我又被选到了基地篮球队,参加了国防科委在河南灵宝举行的篮球赛。而且这一次我是以主力队员的身份出现在球场上的,而且成了整个赛区不可小瞧的人物。这一年我们基地打了一个第四名,我还差一点被选拔到国防科委蓝球队。没被选上的原因,主要是技术不全面,技战术配合较差,再就是情绪球太多,犯规次数多,犯规动作太大,脾气暴躁。但是通过这一次参加科委系统的比赛,使自己的眼界放宽了。见识增多了,也见识到了什么是高水平的篮球?自己没被选上也真服气了。自己看到那些从国家队、省队下来的队员篮球技术水平、个人的基本功真是比自己高多了。包括其他基地和单位的一些好队员水平就是高,各方面的功底都很扎实。无论是个人进攻防守技术,还是助攻和相互之间的小配合,以及整体配合都非常默契。这个时候自己才知道什么叫用脑子打球?相比之下自己充其量就是一介武夫,就知道硬打硬拼,靠体力,凭着一身蛮劲去打球。这次走出基地走出新疆来参赛,深深教育了我,使自己真正认识了篮球,懂得了篮球。知道了什么是差距,什么叫技不如人。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又给自己制定了新的奋斗目标。

  从1975开始自己在训练中不仅注重跑跳、力量以及个人基本功的训练,同时也更加注重了个人技术的细腻性,和队友之间的协调性,配合性,以及整个阵容的技战术配合。在比赛中不仅只注重自己的进攻得分,而且把积极防守和拼抢篮板球作为自己的侧重点。同时强化了为同伴创造机遇意识,助攻意识以及内外互换进攻技术。在各类比赛中我都能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在场上敢打敢拼,有一种拼命三郎的精神。记得在库尔勒与新疆自治区青年队比赛中,我的头上被打开了一个5公分长的一道口子,血流了很多。就这样我仍然继续参加比赛,直到打完比赛才去医院做了处理。所以球队的弟兄们都很佩服我,支持和拥戴我。从这一年我就开始担任124团篮球队的队长,后来兼任教练。这个期间的团篮球队和71年比就大不一样了,首先平均高度增高了十几公分。拥有了像闫富山、和铁城以及罗阳忠这样的内线高中锋,还有了像韩生群、吴卓逊、许平、王毅等一批技术全面的外围队员。另外叶宗利、周东平、张克平、屈云宁这样的小快灵队员的杀伤力也是比较突出的。当时的团领导认真听取球队的建议,采取了走出去请进来的学习交流训练方式。加强了与基地以外的篮球比赛交流,多次去库尔勒、乌鲁木齐以及内地城市参加比赛训练。另外也借用录像观看美国的篮球训练教学片,聘请教练等形式,不断拓宽眼界和视野提升篮球技术水平。团领导为了能找到好的文体人才,每年都派我们球队的骨干跟着去接新兵,千方百计的寻找好队员和好苗子充实球队。像后来不断充实的新队员王志春、廖小琳、胡凤平、李新泽、李刚、孙长义、绳振祥等等,使我们团篮球队有了一个很大的飞跃,达到了新的水平。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团以下部队里,甚至军、师机关中都没有专业篮球队的编制,这些篮球队员都是占用连队的战士编制。所以,每到年终老兵退伍的时候,这些篮球队员的命运都会遇到考验。1974年老兵退伍时,连里把我列入了退伍名单,因为我已经是服役五年的老兵了,而且经常被抽到团里甚至基地去打篮球,连里什么也指不上了。说实话,我要是当连长也会这么做。退伍名单报到团里,团领导实在是舍不得让这些文体骨干退伍的,因为谁都知道培养一个文体人才没有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是办不到的。现在这些骨干刚培养好你们就让退伍,那怎么能行!为此团党委还制定了规定,今后文体骨干退伍由团里决定。后来团领导又专题研究了保留文体骨干的政策,能培养提干的一律提干,不能提干的转志愿兵。就这样我被继续留队,而且在1976年被提拔担任了排长。后来因打篮球陆续提干的有闫秀臣、韩生群、王志国、闫富山、张克平、吴卓逊、徐平、周东平。和铁城转成了志愿兵。平时团领导对这些骨干也非常照顾和关心,每到有嘉奖立功或者提干晋升都忘不了这些人。团领导对篮球队的关爱那真是无微不至,像当时的的吴团长、孙政委、徐团长、张团长、何政委、路政委、谢团长、曹团长、朱团长等等领导。只要球队取的好成绩,他们都去球队慰问,和看望。包括团机关的各个处室的领导对球队也是高看一眼,厚待一层,只要有事找到他们,都给予极大的方便。这些积极因素大大地鼓舞和激发了篮球队员们的积极性。从1974年始,至1984年124团先后10次获得基地比赛的冠军,起到了引领基地篮球发展的积极作用。1978年开始,以124团篮球队为主体,先后抽调后勤部的张荣泰,冯东升、警卫团的杨宏发、刘春发,防化团的高凤杰,通信团的刘永辉、小庞(忘记名字了)技术总队的党永和、小谷等同志几度组成基地篮球队,均由我担任队长。基地球队先后多次参加库尔勒、新疆军区、新疆自治区、国防科工委组织的各种赛事,而且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当时基地首长的高度重视热情关怀和辛勤培养是分不开的,与基地政治部文化处的几任领导的积极支持,上下协调分不开的。当时的孙培才处长、励进处长、宋建新干事、李洪刚干事、刘春发干事,对球队的成长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励进处长经常到球队,看望慰问队员并从技术角度来指导球队的训练,把从全军、新疆军区参赛所学到的一些新技术、新规则、以及训练的新方法及时传授给球队。关键场次还亲力亲为现场指导,为球队鼓舞士气,帮助球队及时解决所遇到的困难和问题。那几年基地首长还经常安排球队到河南、山东、安徽、陕西等地进行集训,并与当地球队开展比赛,不断提高球队的实战能力,使球队的技战术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也使篮球队(后来改名为89800部队球队)在疆内疆外,军内军外产生了较大影响力。在科工委系统篮球比赛中多次获得优异成绩,并代表国防科工委两次参加全军军建制比赛。球队为基地争得了荣誉,振奋了精神,鼓舞了士气,活跃了部队的文化生活。加强了军民关系,增进了部队与友邻部队之间的联系。同时带动了部队的文体活动的开展,培养和带出了一大批篮球骨干和运动会员赢得了战士们拥护和喜爱,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认可和高度评价。是马兰核基地篮球文化得到了良好传承。

  我们为基地做出了贡献,基地党委和部队领导也非常关心我们个人的成长进步,为了培养我也花费了极大心血。提拔我为干部后,又在我每次晋级提升过程中给予关心照顾,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农村孩子,培养成了一名合格军人和营职干部。我记得在我由连职晋升营职的时候,因为文凭问题,沈副司令,孙副司令、徐主任、杜付主任、还有时任团政委的李世民积极地协调与政治部干部处的关系。想法设法让我先进马兰中专在职学习,取得文凭后再行提拔,当时感动的我不知怎样向首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了。为了报销球队外出集训经费问题,我找到孙付司令,向他汇报了此事,老首长随即联系后勤部财务处,阐明球队外出训练的必要性、重要性,使问题尽快得到了解决。

  也正是在各级领导的真情关怀下,在各位战友、球友的支持下才使我16年的部队生活没有白过。才是我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这16年我没有离开过篮球,正是篮球才使我有了人生的转折。正是在篮球运动中使我悟出了很多人生的哲理,懂得了整体、团队与个人的关系。篮球也改变了我的性格、我的脾气,使我学会了包容,学会了忍让。同时篮球又为我搭建了人际交往的平台,结识了众多的好战友好弟兄,好球友。无论是124团球队还是基地球队,我们都是一个好的团队,好的整体。我们既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又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一茬一茬无论是走的老的,还是留下的新的,都保持了兄弟般的感情。相互之间的那种情怀,那种挚诚,真是难以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篮球还对我后来的政治仕途,事业发展,工作学习以及人际交往等方面产生了很重要影响。我感谢部队,我感谢马兰,我感谢124团。我感谢部队的各级领导,我感谢我的老班长我的战友们!感谢我的第一任教练张楚樵,感谢一直培养和指导我的励进励老。我更感谢曾经与我朝夕相伴的篮球队的弟兄们!

  1985年底我因家庭原因向基地领导和团里领导递交了申请转业的报告,就这样我随着第二批百万大裁军转业到地方工作。因为打篮球的因素,在这之前和地方联系比较多。每年我借用探家的机会多次参加县里和地区的比赛,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对我也比较熟悉。特别是篮球界的同学们,同行们也都非常认可我。正好那一年山东省公安厅组织篮球比赛,我回来联系工作的时候经我的同学贾立国介绍参加了德州地区公安篮球队。代表德州参加了全省比赛。当时因为刚刚参加完全军比赛,竞技状态正好的时候,所以在比赛中发挥的特别好。因表现突出那次比赛我还荣获了全省优秀运动员称号。也正是这次比赛为我进公安机关奠定良好基础。

  1986年分配时,公安处王克俭主任(政治处)受公安处党委委派,到平原县委和公安局做工作,把我安排到了平原县公安局政工股当了一名科员。(因为当时部队,营以下是不安排职务的)。转业到地方后没有改变我对篮球的炽热感情,只要是有时间我就去球场参加活动。只要有空我就进行体能锻炼,始终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

  说来也巧,我们平原公安局两任局长都非常喜爱篮球。前一任陈永荣局长也是篮球的酷爱者,自己不会打但非常喜欢组织篮球比赛。时任局长石万河自己本身就是篮球队员,也非常喜欢篮球,而且上进心非常强。要求局里球队不参加便罢,只要参加必须拿名次,否则就不参加。我在这种环境里,本身政工股就是组织文体活动的,所以说我的特长得到了发挥。我首先把局里篮球队组建起来,买了衣服发了鞋,每天利用业余时间组织训练。好在局里前几年从全县范围内选调了一些会打球的人进来,局篮球队水平还是比较高的。这样每年都参加县里和公安处组织的篮球比赛每年我们都获得冠军。这不仅活跃了警营文化,增强了干警们的集体荣誉感,也为公安局争得了荣誉。同时带动了全县的篮球活动的开展。

  1986年我被抽到了德州地区篮球队,代表德州参加了山东省第十三届运动会,在篮球比赛中我们获得第七名。随后又代表德州地区公安多次参加了全省公安系统的篮球比赛,这使我在全省篮球界有了小小的影响。

  从1989年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再到1992年任平原县公安局局长,1996年转任德城区公安任局长,以后又到市局任副局长政委。

  在此期间无论任职如何变化,我都没有放弃过篮球,我在任期间,支持鼓励公安机关的篮球队的发展,不间断的组织各种各样篮球比赛。

  在这些比赛时我有时也上场去打打,活跃一下气氛,起个带头作用。特别是到了德城区任局长的时候,发起成立了德州市市直中老年篮球俱乐部。这个俱乐部的成立,带动了一大批年龄偏大的篮球爱好者的参与,也激活了德州市的篮球运动的开展。后来体育局领导请示市委组织部,让我担任了市兰球协会主席。

  在这期间我们组织了上百次的赛事活动,有本市的,有两省六市的,有全国的,有国际性的。先后有十几个国家和近二十个省的篮球队来德州参赛,本市参赛的队伍每年达三十多支。我们还以企业赞助的形式,组建了东海篮球队,这支队伍经过两年的磨练,在山东省第六届职工运动会篮球比赛中荣获亚军,是历史上德州在全省运动会上取得的最好成绩,为德州人民争得了荣誉!

  现在我已经退休了,按照党的政策我也不再兼任篮球协会主席了。但是我仍然放不下篮球,我现在继续参加中老年组的比赛,继续为德州篮球的发展出力!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通过写自己来反映当时马兰基地的篮球文化的基本情况,和现实生活。主要是想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能使大家都行动起来,写写每个单位每个战友的篮球故事。真正使马兰篮球文化得到传承。

本文链接:http://dottyspots.com/gongbingying/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