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工兵营 >

马兰124团史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工兵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按】工程兵124团曾是工程兵建筑第54师中的一员,在54师建设两弹基地的辉煌历史中,不可或缺124团创建的功勋,唐仁师长曾任该团前身太岳军区43旅42团副团长和62军184师551团团长,54师的一些干部也来自124团。虽然124团早已隶属8023,有了新的归宿,但是作为54师的一根支脉,扎根马兰50年,并继续创造辉煌业绩,我们有必要加以密切关注。

  工程兵124团的前身可追溯到抗战初期,决死一纵队在平遥组织的游击队,不断发展壮大为平遥游击大队。1946年1月以该大队为基础组成太岳一分区新9团。1947年7月改称第42团。19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2军184师551团。作为43旅前身太岳一分区,自1940年6月成立以来就一直战斗在汾河东岸,经受了抗战烽火的严酷考验,开辟和发展了太岳区最早的根据地。这支土生土长的汾河子弟兵从机动灵活的游击战到大规模的攻坚战和运动战,逐步锤炼成一支英勇善战的铁拳头。在解放山西的战役中,蓬勃向上,敢打硬仗、恶仗,从南向北,打运城、打临汾、打晋中、打太原,屡立战功。出山西后,转战陕、甘、青、川、康五省,累计歼敌匪5万余人,以自身优异的表现跻身18兵团三大主力师。1951年4月,184师出川北上华北,先后抵达河北定县、秦皇岛,担负海防任务,待命入朝。551团改为工兵第26团、工兵第9团,编入54师后改为工程兵建筑第124团。

  在临汾战役中,为了扫除临汾城北敌外围据点,给攻城部队开辟道路。42团首战告捷,顺利攻占了高河店、南北焦堡和南北孝村。前指命令太岳军区以4个团的兵力位于北门以东地区,攻占4号、5号碉,得手后作为登城阵地。在41团攻取4号碉的战斗中,因伤亡较大,42团接防4号碉。作为敌人重要护城据点之一,在我军第二次攻克后,敌以数倍至数十倍于我之兵力连续反扑,一日内竟达9次之多,战斗非常激烈。坚守部队42团2连就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那里。在弹药无法补给、兵力无法增援的情况下,该连英勇顽强,与敌鏖战18天,毙伤敌500余人。有一次当敌人已冲至阵地前沿时,3班副班长张国金挺身而出,手提一包炸药,将正在架梯之敌10余人全部炸死。扼守主阵地的1排最后只剩下张国金和王富全两人,都身负重伤,仍顽强坚持战斗,击退了敌人,守住了阵地。在之后的战斗中,42团用“土飞机”战法攻占了105阵地,将敌一个连全部覆埋于地下。我军控制了环城外壕外沿180余米的地带,掩护了太岳军区挖掘的三条主要破城坑道作业。其中的两条坑道点火爆破,一举将城墙炸开两个大缺口,光荣的“临汾旅”越过爆破口向城内纵深及两侧发展。担任第二梯队的42团一个营紧随“临汾旅”加入战斗,与兄弟部队一起解放了临汾。

  在太原战役中,我军太原前线决定对太原城东牛驼寨、小窑头、淖马、山头等“四大要塞”发起攻击,刚组建两个月的华北一兵团15纵队奉命夺取淖马要塞。该要点利用淖马村东卧虎山高地及南北山梁环抱的险要地形和深沟,筑成10余个阵地构成集团堡垒。其防御工事坚固,地雷遍布,劈坡层叠。43旅决定以42团担任主攻。10月26日16时,战斗发起,猛烈而密集的炮火倾泻在敌人阵地上。42团第1、2营在炮火掩护下迅速越过两个山头,突破鹿砦外壕分路攻击。守敌凭借其地形险要、工事坚固及执法队的督战,拼命顽抗。激战3小时,因峭壁阻挡,攻击受阻。42团及时调整,以3营组织18人爆破组,单兵连续爆破三次,炸塌峭壁。守敌动摇,敌执法队当场枪毙8总队1团2营营长以下20余人,强迫其士兵固守。我主攻部队乘机发展,毙伤敌600余人,俘敌百余人。至27日8时,淖马主阵地及其以东野战阵地全部攻占。此后,41团接受阵地继续攻击,连续作战,至11月25日,15纵队完全占领了淖马要点。淖马战斗惊天动地,激烈异常,共毙伤敌4000余人。这一仗是43旅(184师)的成名仗,从此奠定了兵团主力师的地位。

  解放西昌,建设西昌。西昌位于西康省东南部,面积6万余平方公里,地处川、滇要冲,地形复杂,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成都战役结束后,西昌地区便成为蒋家王朝在大陆残存的唯一巢穴。胡宗南、贺国光搜罗了第1、27、69、124军等残部及国防部警卫团共万余人,梦想建立所谓“大陆游击根据地”,作垂死挣扎。1950年3月,西南军区部署西昌战役,决定62军184师由川西出发,过大渡河向南,与从云南出发过金沙江向北的15军44师等部两路夹击,解放西昌。当月12日,北线师由川西温江出发,分兵三路向西昌进军。为阻止我军前进,敌人在沿途破坏道路,拆毁桥梁,据险设卡堵击。右路为师直及551团,经雅安、荥经,过大相岭到汉源、富林,551团再单独沿大渡河西进,向安顺、冕宁、泸沽地区前进,追歼残敌。从云南北上的15军44师抢占了西昌机场,一举突入城内,西昌遂告解放。

  西昌解放之初,匪特猖獗,封建势力凶顽,民族矛盾十分尖锐。184师全体指战员认真学习党的政策,在广大人民群众支援下,克服种种困难,在近一年的剿匪斗争中,184师指战员在西昌各县辗转进剿,连续作战,大小战斗数百次,歼灭土匪3万多人,保卫了新生的革命政权。

  最早进入核试验场区的是工程兵建筑第124团,他们分乘数列火车从东北滚滚而来,当时的铁路刚刚铺到鄯善,到鄯善下了火车,大批的机械、车辆和物资器材先卸下车,鄯善这个小小的车站,几天功夫就是一大片部队的物资装备。那时的这条公路崎岖不平,路面又窄又坑洼,车辆交会都很困难。有的车辆和机械途中抛锚,无法前进,只好先丢下,待大部队抵达目的地再来处置。部队在团长王茂法、政委刘际玉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向西挺进,翻过火焰山,到达低于海拔150余米称之为火炉的吐鲁番盆地,经托克逊翻越天山,1959年4月到达乌什塔拉。部队在附近的盐碱滩上与其他先行直属部队携手共建营房、商店、银行、书店、学校、幼儿园,组建邮电局、公安局、粮食局等机构。

  罗布泊核试验场方圆两百公里,南起孔雀河,北至库鲁克山,西至马兰,东至甘肃边界。以东大山为界,划分为两片场区,以东为内场,以西为外场。外场包括地下核试验场、马兰。内场以空爆靶心为中心,南有青石山、骆驼山、孔雀河,东有西大沟和东大沟,西有气象大沟、103工事、108工事、720工事、6710工事和201工事,还有201机场(开屏机场,东北距爆心70公里)和白云岗参观场。三百多公里长通京公路从马兰一直通到空爆靶心,途经甘草泉兵站、东大山哨所、白云岗、黄羊沟和气象大沟等地。

  在戈壁滩上施工和生活,水比油还贵。罗布泊腹地上百公里无水源。有一次,124团的采石分队断水了,碎石机无法运转,部队只好用小榔头敲打。那时的施工任务十分繁重,每月必须完成,只能提前,不能推后。团里的几位领导感到压力大,用小榔头能敲出所需的石料吗?如果再这样断水一切都完了。正当他们焦虑之际,有关方面终于克服了重重困难,增加水车运水,引入洪水,而124团只能抓住有水的日子加班加点突击,只用了半个月,突击完成了一个月的采石任务。

  政委马苏政回忆:施工条件最差,困难最大的是工程兵建筑第124团,仅供水不足就严重影响施工。孔雀河流到罗布泊的水已盐碱化,水质不仅人不能饮用,搅拌混凝土也不能用,全得靠汽车长途运送用水。汽车状况又不是很好,经常抛锚。我在一个连队蹲点时,就遇到过拉水汽车没来,连队没法做饭。那天大家望眼欲穿盼汽车,直到太阳下山了,月亮升天了,也没见汽车的影子!只好饿着肚子坐在戈壁滩上口嚼白菜帮子(可以解渴)赏月,仰望天上吴刚,似饮月宫美酒。直等到第二天,赶修好的抛锚汽车方回连队——大家欢呼雀跃,毫无倦意地赶快卸水做饭,赶快吃饭上工。肩负神圣使命的指战员们,出在那激情的岁月,火红的年代,忍饥挨饿毫无怨言,多得是豪言壮语,铮铮誓言:“我们可以误饭,工程不可以误期!”

  试验基地的主体工程包括铁塔和指挥、控制、量测等建设项目,技术复杂,质量要求高。铁塔基础是四个锥体形整体式钢筋混凝土结构,由124团构筑,铁塔的安装由工程兵技术总队负责。效应工程、控制站、测试站等工程的建设由109团、123团、124团、通信安装营、南疆工程处等单位协同完成。

  基础工程和安装,精度要求高。施工前,有关部门都作了充分准备,对各项技术要求,现场施工条件,部队技术装备状况、协作关系、加工运输等主客观情况都作了全面分析。施工中合理组织科学管理,严格按图施工,实行“五不交接”,如任务不明确不交不接,质量不合格不交不接,措施不明确不交不接等,同时采取自我检查、互相检查、专职人员检查的办法,时时处处把住质量关,力争最优结果。

  铁塔附近的建设项目由124团施工,针对几个工号同时展开的情况,他们采取穿插作业的方法,将编筋、配模、灌注等工序交叉进行。在施工的紧要关头,指战员们豪迈地提出:“为了民族的尊严,国家得昌盛,甘心情愿付出自己的血汗。”十连在一次浇灌混凝土中,连续作业26个小时;二营木工队为及时配模,不误浇灌,连续作业36个小时。为解决劳力不足,团机关和各营干部、勤务人员一起出动,纷纷投入到紧张的施工中去。炊事员到工地送饭,抓住间隙也干了起来。他们在抓进度的同时,又广泛开展了创全优活动,做到作业前认真进行技术交底,施工中干部亲自把好质量关。完工后检查结果证明,主体工程混凝土浇灌密实,结构尺寸准确,预留孔和预埋件符合设计要求,敷设电缆无扭曲、无拉坏,电气性能指标合乎使用规范。至1964年6月,试验配套的所有工程胜利完成,还修建了简易飞机场,300余公里的简易公路,2300平方米营房,为确保1964年10月我国第一颗的爆炸成功做出了贡献,基地党委发出嘉奖令,高度评价施工部队“发扬了吃大苦、耐大劳、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充分体现了人民军队的硬骨头做风”。

  60年代末期,核试验将由地面和空爆转入地下洞和竖井试验。搞地下核试验,要先打一条鱼钩型坑道,在鱼钩部放置核装置,安装与调试测试仪器设备,构筑与铺设电缆线,构筑爆心档墙,进行坑道回填等工程。

  每个工号要打100多米的山洞,洞子截面有20多平方米,每次放完炮,战士都扒了光脊梁,用铁簸箕把石渣端上来倒进轱辘马车,然后再用绞车往上拽。一个连队负责一个坑道,大会战,互相比着干,谁也不甘落后。

  用铁簸箕端石渣苦,抱风钻打眼更苦,在截面20多平方米的洞子里,三四台风钻一齐干,震得耳朵嗡嗡响,灰尘,噪音,简直无法忍受,人说话根本听不到声音。从安全的角度,上级要求打水眼,但是打水眼用水量大,容易出现哑炮,掘进任务重,工期又短,哪还顾得了安全不安全,都采用旱钻。岩石特别硬,一钻下去直冒火星。不用手使劲抓住,就打滑,干转悠。带着手套,打不了两个眼,一副手套就磨烂了。洞内全被烟灰笼罩着,每个人头上戴一个电池灯,看不见人,只能看到对方头上灯泡一个圆点点。开始大家还带着防尘口罩,汗水把口罩湿透了,不透气,憋得慌,后来索性把口罩摘了干。

  为了完成任务,那个班都不甘落后,炮一响,整个洞内还是硝烟滚滚,灰尘中的炸药味还呛鼻子,营长连长和战士嘴上都捂一条湿毛巾,一齐冲进去,往外扒石渣,刚扒出一遍,腾出一点空隙,风钻手就接着开始打。每完成一项任务都必须保质、保量、保安全、保工期,施工和操作的全过程必须严格按照核试验工程的标准和要求来贯彻落实。进洞施工,团、营、连三级必须有值班干部跟班作业,洞口值班室还有一名基地工程处的干部值班。每次施工都有任务定额,什么时间任务完成了就打电话到洞口值班室,值班干部验收合格了再通知下一个班次进洞。

  坑道施工让人感到压抑,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通风不好、作业面狭小、酸气、霉味、噪音干扰、潮湿等因素影响着年轻士兵的身体健康。长期的洞内施工,没有规律的饮食作息,让很多的人得了风湿性关节炎、肠胃疾病。

  1969年9月23日0015时,在新疆末哈尔山隧道,2万吨当量地下核试验炸响。效应试验项目有直接冲击的传播规律、坑道工事的抗力与抗震性能、武器装备的破坏规律、动物损伤、通信器材的破坏和对通信的影响及材料合成等。

  耗费巨资进行一次核试验,拿不到各种测试数据,就无法确定它的当量和辐射程度,就不能算试验成功,耗费的巨资等于花钱买了一个“爆竹响”。因此,对于地下核试验来说,必须拿到取得测试数据的依据——石墨在核爆炸后生成的金刚石样品。

  为了拿到测试数据,需要打一条通向爆心的坑道。七连经过艰苦奋战,终于挖到了爆心,当挖到空墙壁里头时,那里被爆成了一窝乱石堆,只要用手指轻轻地动一下一块石渣,就哗啦淌下一堆,就和烧过的炉灰渣一样,直到有大石头卡住,才不再漏了。空墙壁里的温度高得让人难以承受,大鼓风机不停地吹着,人穿着裤头、防化衣,不用干活,站不到一分钟就浑身出汗。但是,为了找到金刚石,还必须继续往里挖,掘进十公分,就赶紧用木头支撑,一点一点往里抠。

  刚往里掘进不远,一大片渣石哗啦啦塌下来,支撑木上端悬起一个大空洞,开挖被迫暂停。要用木头把这悬洞空档顶死。否则,空洞上的渣石再猛地往下一落,整个洞都要报废。几汽车木板运到洞口,上去人往那空档里摆木板,直到把那空档塞满与渣石顶紧了为止,干了十几个小时,才把这段危险区拿下来。

  第一个危险区通过了,可是越往里挖温度越高,沾染越大,破碎越严重,人在里头呆不了半个小时就得赶紧出来。每次进洞前,防化部队的战士站在洞口负责发放剂量笔。进洞后揣在兜里的剂量笔“忽”的一下升到了极限,什么时间超过的,谁也不知道。没有谁比核试验基地的人更清楚核沾染对人体的危害了,但是,为了祖国的一片蓝天,万里净土,为了早日拿到科学家们所需要的金刚石,我们的战士却毫不犹豫地冲进沾染区!

  开挖工程的难度,促使人们从最坏处做好了一切准备,洞口两辆救护车和医护人员严阵以待,直升机停在洞口旁,随时等待起飞的命令。基地领导日夜守在工地洞口……越往里挖,流淌的石渣越难以控制。经过现场研究,决定用工字钢焊架子,护着石渣挖出一个洞,一点一点向锅底方向拓进,进一点,焊一点。越接近爆心,温度越高,气体味越浓烈,有的战士开始呕吐、虚脱,出洞口一见到空气,不栽倒的没几个。栽倒了别人把他扶起来,坐下休息一下,接着又往里进。一个老兵曾说:“割开密闭的钢门时,一股难闻的气味刺激得想吐,那是放射性污染产生的气味。如果是为了钱,就是给10万元我都不干!”

  核爆炸后形成的高温高压,烧得岩体流下来形成的凝固形状清晰可辨,战士们一簸箕一簸箕往外端着被烧焦的遗物。每端出一簸箕,核九院和基地研究所的科技人员就在洞口检查,生怕把金刚石倒掉了。终于在端出的最后一簸箕石渣中找到了测试核试验数据所需要的”金刚石” 样品。自此,中国向全世界宣布:中国核试验由地爆和空爆转入地下获得巨大的成功!

  工程兵建筑第124团官兵以献了青春献子孙的代价,为减少大气层核沾染做出新的贡献!当今和平年代,一个个机密逐渐公开,但124团的功绩不便于宣传,当今他们仍然是无名英雄。从1964年至1995年,在罗布泊进行了45次核试验,为了和平阳光下的人们永远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年轻的士兵把青春献给了大漠戈壁,把汗水献给了国防事业!祖国的核盾牌凝聚有他们的奉献和牺牲。向英年早逝,疾病缠身战友们致敬!向他们的残疾子孙致敬!

本文链接:http://dottyspots.com/gongbingying/203.html